不是末日,胜似末日——2020新年感悟

2020一开年,就有一系列令人不安和费解的事情出现,以致偶尔会有人私下问我:是不是世界末日快到了啊?

了解我们的人,都知道我们神道出版社从2011年开始,陆续出版了一套十本“末日信息丛书”。其中有一本书叫《梦醒方知危》(现名《梦醒方知禧》),将传统基督教末世论所说的“但以理末后一七”或所谓的“七年大灾难”,尝试锁定在2016-2023这七年间。我们明确称这七年为人类迈向千禧年的转折期,是向更美好一个时代转化的过渡期。现在回头看,虽然对时间点还像当时一样没有十分的把握,但这个大趋势还是符合现今的整体走向的。

后来,因为越来越认识到人们(包括我们自己)对圣经字面所说的“复数末日”内在含义的误解,我们就在2018年将此系列丛书更名为“未来信息丛书”。紧接着,我们于2019年连续出版了三本书:《今日吗哪话千禧》《汉字之解1》《卡》,从“千禧年”、“普遍启示”和“人死后的灵界”这三个视角,引导人对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和生死观进行再思,盼望借着这三本书,将人从错误的末日观上引开。

然而,我们后来发现很多人还是对末日的真相看不清,以致世界上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就慌了,六神无主,以为自己想象中的末日到了。

因此,我们觉得有必要就这个话题,再写一点东西。我们盼望人看完这篇信息后,能够对这个话题有一个比较全面和更新的认识。

(一)末日的可怕更在于被动的等待

还记得那个大家都熟知的老笑话吗? 一年轻人租房,租到一位心脏不好、常失眠的老年房东二楼的一个房间。年轻人每晚夜归,习惯甩掉靴子,结果靴子“咚咚”的两声落地总吓醒房东。有一天在扔第二只靴子的时候,突然想起了老房东前几天的抗议,于是轻轻放下。老房东当晚一直等第二只靴子落地,却等了一整夜没睡觉。

就像一位朋友说的,死亡并不可怕,因为人总是要走那条路,谁也躲不过,但死亡之前的不情愿和痛苦折磨才更难挨。

确实是这样,如果真有大家想象中的末日,那也并不可怕,反正大家一起退出地球这个舞台,而且如果真像有些人以为的那样,在瞬间的核火中过去,那也倒很爽快呢。但如果在其中和其后不死,而是承受非人的折磨,那才是可怕呢。难怪圣经最后一本书有这样的话:“在那些日子,人要求死,决不得死,愿意死,死却远避他们。”(启9:6)

因此,我们看到末日与死亡是属于同一类的话题,带有正面和负面两大不同的含义,但人们在被迫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,只注重其负面的含义,忽略了其正面的含义。而好莱坞也为了迎合人的这个心理,常常放出大量惊天动地的悲剧片,来迎合人的心理。

顺便提一句,末日这个字眼虽然出自圣经,但其却不是圣经的主要话题,圣经主要的话题是生命、光、信心、希望、公义、慈爱整一系列正面的话题。只有当人过分注重这个世界的荣华或身受其逼迫残害时,圣经才用“末世”(复数的末日)和“末了”等词提醒人,从短暂的荣辱中跳出来,转向关注永恒。

反过来也正好说明了:人就是不明白事情的所有真相,才会被眼见和短暂中的情形迷惑了双眼,进入痛苦和绝望的忧虑之中,不可自拔。

(二)到底有没有末日?
圣经中的末日为什么有时是复数?

上面我们已经说了,末日像死亡一样是一定的,但是同样也像死亡一样其日期又是不可确定的。

人人知道自己必死,但人人又在那里活得好好的,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简单的事实:虽然死亡确实是作为人在这个世上生命的一个终结,但这个终结除了特殊和意外情况,又是有一个可以大致预定的死期的,而这个所谓的死期,恰恰是人活着不死的恩典期。像那支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,其目的其实是警戒恶人,安慰真心寻求良善和真理的人。

有人这时可能会说:你说的是个人的末日,我说的是世界的末日,是指人整体的末日。

不错,按照圣经给我们的启示,人类作为一个整体,也是有终结的点的。但这个终结也同样含有两个明显且深刻的内涵:

(1)末日是阶段性的终结,即终结中有恩典。挪亚大洪水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大多数恶人灭亡,蒙恩典的人存留,为下一个时代存留余种。

更近的是耶稣的降世,当时的人不是喜乐,反而是“希律王听见了,就心里不安,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”(太2:3)。

最后我们看到了人们不安的实底:耶稣来虽然没有掀起一个暴力革命推翻他们,但他们自己和他们所依赖的那个旧体系,却从内部最后崩塌了,因为耶稣借着自己在十字架上的死,结束了犹太人以有形圣殿为中心的时代,带进了一个以人内心为殿的全新恩典时代。

再有的例子是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,那时也有很多人以为,他们想象中的末日很快就要降临了。但后来带出来的历史大变革又一次闪瞎了他们的双眼。 原因何在?还是因为太多所谓有宗教情怀的人,太容易从负面去理解末日这个概念,而忘记了其正面的含义。

由此我们看到,圣经在讲到末日这个字眼的时候,有时用单数来表明对罪恶审判的确定性,有时又用复数来表明此审判的多次性和重复性,带出审判中的怜悯和恩典,给人有机会悔改。

(2)末日是对罪恶的终结,即终结罪恶和虚假,而不是终结良善和真实。这就是圣经中末日的正面含义,也是其真正的含义。对于了解圣经的人来说,我们看到,即使到了白色大宝座的审判之后,照样还是有新天新地。你看看,这哪里是人所理解的层面之末日呢?

我们再从另外一个角度看。很多人自己的情绪一不好,就盼着自己想象中的世界末日快快来到;但当自己的情况一旦稍有改观,就盼着那个日子越远越好。

由此又可看到,真正的末日之律的运作,绝不像人的情绪那样飘摇不定,而是早已在神的掌控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即使人的打岔都是不能改变神的命定。

这样看,人对末日的错误理解,还是基于人对神的掌控新不来,也对上天的认识太狭隘,将自己低俗的生死观投射到神那里。

(三)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末日是人造出来的

我们上面已经谈了,既然末日是上天对罪恶和虚假的终结,那么它一定就与人的作为大大相关了。

从简单的因果关系不难看出这一点。监狱是为犯人设立的,没有罪犯,监狱就完全没有必要。

拿最近发生的澳洲大火来说吧,这场延时长达四个月之久的大火,暴露出太多的问题:政府的不作为和无知,极端环境保护主义者的偏执,等等,导致火情演变到失控的地步,在局部的地方,营造出人们想象中的末日景观,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再看年初美国制造的这个对伊朗二号人物的斩首行动吧,可思考的方面更多。美国的霸道和伊朗的宗教偏执自不必说。谁也不曾想到,在伊朗发射导弹报复美国的其间,竟然有乌克兰的民航机被伊朗的导弹击落,176人因此瞬间丧生。

有人根据各种可循的蛛丝马迹,推测是被伊斯兰世界所包围的以色列,考虑到伊朗核设施的潜在威胁,为了自身的安全起见,借着伊朗报复美国的大好时机,在美国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两次袭击了伊朗的所有地面和地下核设施。而在第二次袭击时天已大亮,只好借助在伊朗起飞的民航机作掩护,再次侵入伊朗领空,对其核设施实施了第二轮打击,结果彻底打乱了由美国出面进一步震摄伊朗的计划。否则,无法想象伊朗会在这个节骨眼上,会出现导弹“误射”乌克兰民航机的愚蠢行径,而完后又主动出面承认。若不是那些给伊朗壮胆的核设施在其间受到重创,伊朗是不会那么快就伏下来的。

虽然我们不能明了所有的真相,但从现实发生的很多事情中可以看到,人间的末日与人的罪恶脱不了干系。这也许是很多人虽然不希望看到世界末日,但又无法相信人不会制造灾难,以致最终还是相信人会失控,以致走向死局吧。

但是我们要看到,人类已经活在主持续在圣灵里来的过程中,神也确实在冥冥之中掌控一切,调整一切,叫我们一面可以从负面的末日景观中吸取深刻教训,一面自愿主动地转向一个全新的时代,将未来的末日变成已来的今日,抓住当下的时光,修正自己过去的错误观点,以便自己可以在思想和行动层面,勇敢跨进下一个全新的更大的恩典时代。

“不是末日,胜似末日——2020新年感悟”的一个回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