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圣经大卫遭到的瘟疫,及孙子兵法,看今天武汉的“非典”

(一)

今年是鼠年,一接近年关,大陆就传来武汉发生疫情的风波,并且越演越烈,就像碰到了致死的鼠疫一样,弄得整个世界的人都草木皆兵。

面对武汉及其它不少地方封城、封路的事件,越来越多的人谈虎色变、人心惶惶。大批的医护人员已经义无反顾地加入了急救的队伍,许多人也怀着迫切的心情,对灾区的人赋予极大的同情心,祈求上天开恩,怜悯饱受疫灾痛苦的人,能够早日逃过这一劫。

鉴于当前的情形,笔者不禁想起了圣经记载在《撒母耳记下》的一件事。

当时,身为以色列之王的大卫,出于表现自己的私意,不听别人劝阻,强制搞人口普查,结果惹来了上帝的怒气,责令大卫在以下的三样灾祸中任选一样:一、在国中发生七年的饥荒;二、在敌人面前逃跑,被追赶三个月;三、在国中有三日的瘟疫。

结果,大卫选了第三样,即限期最短的三日瘟疫。

于是,在所定的日子里,以色列民间就有七万人死在夺命天使的手下。后来,还是因为耶和华手下留情,叫天使住手才保住了耶路撒冷不被灭城。

同样这一件事,后来的《历代志上》又重复地记载了一遍。唯一的不同是,后者又加了特别的说明,指出这件事发生的原因,是专门在跟上帝唱对台戏的撒旦,在背后煽动大卫如此行的。

(二)

好了,笔者之所以要讲这一个圣经故事,是因为不管是过去被吵得不可开交的非典,还是现在武汉的超级病毒,每当事故发生之后,我们都习惯于从人为的角度去找病因,以及人力所能及的立场去寻求解决之道。

然而,从大卫的例子,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,这是人心自高自大,盲目骄傲引发的结果。

尽管这看起来是来自上帝的惩罚,但如果大卫心清、脑醒、行得正,撒旦怎么有可能煽动他做不该做的事?

实际上,《历代志上》特别指出是撒旦搞的鬼,并不是让大卫把责任推到撒旦的身上,反倒是暗示:撒旦乃是出于大卫他自己,当他的心术不正的时候,自己就变成撒旦了。

所以,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瘟疫,如果人类能虚心地从检讨反省自己开始,特别是对自然界手不留情的摧残有所醒悟,就能体会到,最后引发自然界各种生物的反攻,并非是偶然的事。

如果我们能够深思悔改,相信最后坏事也能变好事。

在防治疫情的过程中,不但丰富、积累了人类与疾病打交道、作斗争的成功经验,而且在精神层面对意识和物质之间互动关系的了解,必定也能提高到一个新的认识水平,更有利于认识疾病的本质,促进病人的身心健康。

(三)

下来,我们再谈谈怎样运用孙子兵法,来看待今天对“非典”的防治。

在《孙子兵法》中,提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观点,那就是高明的将领,并不是靠出怪招,行凡人所不能的“神迹”取胜的,而是靠以多胜少的主动必然性行事。

如果把之用在防治疾病上,就是说我们不必靠出了一个什么“高人”,或找到了一个什么起死回生的妙方,才能“斩立决”地解决难题。

处在人类今天的地步,有如此丰富的资源和医学技术,按道理是没有什么疫病不能对付的。最重要的是,人的精神意识不能处于崩溃的状况。

如果失去了稳定、必胜的心理素质的话,反过来被病毒欺负,是免不了的事。

须知病毒也是一种生命,你强它就弱,你软它就凶。何况经过人类滥用抗生素类的化学药物,千锤百炼出来的病毒和细菌,都不是泛泛之辈,一下子就能找到人的弊病,攻击人的薄弱环节。

人要想在这一场战胜超级病毒的斗争中掌握必胜的主动权,除了对上天存敬畏、诚实之心之外,还必须加强自己对生死观的正确认识。因为不管是医者还是病人,当人的生命受到威胁,面对生死亡生的关口,没有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勇气,有时很难从艰险的环境中走出来。

(四)

此外,相信不少人都越来越注意到微观与宏观之间的关联,比如知道水里面也携带着生命的信息,也可能听说过,当一批人集中意念向远方的植物或水发出爱的祝福时,那个地方的能量场或水的结构也会产生变化。

由此我们也可以联想到,如果这个时候中国各地,甚至于世界上各个不同角落的人,同时向武汉灾区发出了声援的支持,不只是带着同情和关怀的慰问,而是鼓励、振奋灾区的人,增强他们绝路逢生的斗志和正气。倘若我们相信意识能影响物界之变化的话,这样提高人自身斗志的结果,必然会改变灾区的恶化状况。

也许,有的人并不相信意识形态的改变,可以让水的结构产生变化。但介入了今天世界的量子力学告诉我们:许多传统的观念,都是可以,也应该改变的。

什么事情若不是借着像武汉疫情这样亲身的投入,又怎么能辨别和判断其中的真假是非呢?

俗话常说,天帮自助之人。也许,老天爷就在看看,人类是否能够借着发生在地球的具体事件,来改变人们以往的想法,及调整解决问题的思路。这样,哪怕未来一日果真到了发生世界大战的关口,人类仍然懂得如何靠万众一心所发出的能量,来改变世界的格局。

人类的命运就掌握在自己主动与上天,及宇宙间的生命互动、配合的手中。

倘若我们开始并坚持如此这样做的话,那么,在十二生肖之首的鼠年所发生的事,可能就成为人类在数字时代,重新思考和寻求与天地共存之路的美好开始。将“地鼠”之危机,变成“天子”之福的转机——“鼠”在十二地支中属“子”。

人们常听到一句话:“人的尽头,是神的开始”,如果真到了挺不住的时刻,就开声向老天爷求救吧。想想,当年大卫以谦卑诚实的态度向着上帝时,祂就怜悯地拦住了夺命天使的手。现在,耶稣也可以同样为所有呼求祂的名字,向之真心求救的人开出路。

一切的发生和转变都是可能的,只要我们能够站在顺天应时的正确位置上,把一切负面的想法,转变成为益己利人的正能量,这个世界的阳光就会越来越灿烂,人类也会活得越来越健康和生机勃勃。

不是末日,胜似末日——2020新年感悟

2020一开年,就有一系列令人不安和费解的事情出现,以致偶尔会有人私下问我:是不是世界末日快到了啊?

了解我们的人,都知道我们神道出版社从2011年开始,陆续出版了一套十本“末日信息丛书”。其中有一本书叫《梦醒方知危》(现名《梦醒方知禧》),将传统基督教末世论所说的“但以理末后一七”或所谓的“七年大灾难”,尝试锁定在2016-2023这七年间。我们明确称这七年为人类迈向千禧年的转折期,是向更美好一个时代转化的过渡期。现在回头看,虽然对时间点还像当时一样没有十分的把握,但这个大趋势还是符合现今的整体走向的。

后来,因为越来越认识到人们(包括我们自己)对圣经字面所说的“复数末日”内在含义的误解,我们就在2018年将此系列丛书更名为“未来信息丛书”。紧接着,我们于2019年连续出版了三本书:《今日吗哪话千禧》《汉字之解1》《卡》,从“千禧年”、“普遍启示”和“人死后的灵界”这三个视角,引导人对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和生死观进行再思,盼望借着这三本书,将人从错误的末日观上引开。

然而,我们后来发现很多人还是对末日的真相看不清,以致世界上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就慌了,六神无主,以为自己想象中的末日到了。

因此,我们觉得有必要就这个话题,再写一点东西。我们盼望人看完这篇信息后,能够对这个话题有一个比较全面和更新的认识。

(一)末日的可怕更在于被动的等待

还记得那个大家都熟知的老笑话吗? 一年轻人租房,租到一位心脏不好、常失眠的老年房东二楼的一个房间。年轻人每晚夜归,习惯甩掉靴子,结果靴子“咚咚”的两声落地总吓醒房东。有一天在扔第二只靴子的时候,突然想起了老房东前几天的抗议,于是轻轻放下。老房东当晚一直等第二只靴子落地,却等了一整夜没睡觉。

就像一位朋友说的,死亡并不可怕,因为人总是要走那条路,谁也躲不过,但死亡之前的不情愿和痛苦折磨才更难挨。

确实是这样,如果真有大家想象中的末日,那也并不可怕,反正大家一起退出地球这个舞台,而且如果真像有些人以为的那样,在瞬间的核火中过去,那也倒很爽快呢。但如果在其中和其后不死,而是承受非人的折磨,那才是可怕呢。难怪圣经最后一本书有这样的话:“在那些日子,人要求死,决不得死,愿意死,死却远避他们。”(启9:6)

因此,我们看到末日与死亡是属于同一类的话题,带有正面和负面两大不同的含义,但人们在被迫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,只注重其负面的含义,忽略了其正面的含义。而好莱坞也为了迎合人的这个心理,常常放出大量惊天动地的悲剧片,来迎合人的心理。

顺便提一句,末日这个字眼虽然出自圣经,但其却不是圣经的主要话题,圣经主要的话题是生命、光、信心、希望、公义、慈爱整一系列正面的话题。只有当人过分注重这个世界的荣华或身受其逼迫残害时,圣经才用“末世”(复数的末日)和“末了”等词提醒人,从短暂的荣辱中跳出来,转向关注永恒。

反过来也正好说明了:人就是不明白事情的所有真相,才会被眼见和短暂中的情形迷惑了双眼,进入痛苦和绝望的忧虑之中,不可自拔。

(二)到底有没有末日?
圣经中的末日为什么有时是复数?

上面我们已经说了,末日像死亡一样是一定的,但是同样也像死亡一样其日期又是不可确定的。

人人知道自己必死,但人人又在那里活得好好的,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简单的事实:虽然死亡确实是作为人在这个世上生命的一个终结,但这个终结除了特殊和意外情况,又是有一个可以大致预定的死期的,而这个所谓的死期,恰恰是人活着不死的恩典期。像那支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,其目的其实是警戒恶人,安慰真心寻求良善和真理的人。

有人这时可能会说:你说的是个人的末日,我说的是世界的末日,是指人整体的末日。

不错,按照圣经给我们的启示,人类作为一个整体,也是有终结的点的。但这个终结也同样含有两个明显且深刻的内涵:

(1)末日是阶段性的终结,即终结中有恩典。挪亚大洪水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,大多数恶人灭亡,蒙恩典的人存留,为下一个时代存留余种。

更近的是耶稣的降世,当时的人不是喜乐,反而是“希律王听见了,就心里不安,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也都不安”(太2:3)。

最后我们看到了人们不安的实底:耶稣来虽然没有掀起一个暴力革命推翻他们,但他们自己和他们所依赖的那个旧体系,却从内部最后崩塌了,因为耶稣借着自己在十字架上的死,结束了犹太人以有形圣殿为中心的时代,带进了一个以人内心为殿的全新恩典时代。

再有的例子是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,那时也有很多人以为,他们想象中的末日很快就要降临了。但后来带出来的历史大变革又一次闪瞎了他们的双眼。 原因何在?还是因为太多所谓有宗教情怀的人,太容易从负面去理解末日这个概念,而忘记了其正面的含义。

由此我们看到,圣经在讲到末日这个字眼的时候,有时用单数来表明对罪恶审判的确定性,有时又用复数来表明此审判的多次性和重复性,带出审判中的怜悯和恩典,给人有机会悔改。

(2)末日是对罪恶的终结,即终结罪恶和虚假,而不是终结良善和真实。这就是圣经中末日的正面含义,也是其真正的含义。对于了解圣经的人来说,我们看到,即使到了白色大宝座的审判之后,照样还是有新天新地。你看看,这哪里是人所理解的层面之末日呢?

我们再从另外一个角度看。很多人自己的情绪一不好,就盼着自己想象中的世界末日快快来到;但当自己的情况一旦稍有改观,就盼着那个日子越远越好。

由此又可看到,真正的末日之律的运作,绝不像人的情绪那样飘摇不定,而是早已在神的掌控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即使人的打岔都是不能改变神的命定。

这样看,人对末日的错误理解,还是基于人对神的掌控新不来,也对上天的认识太狭隘,将自己低俗的生死观投射到神那里。

(三)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末日是人造出来的

我们上面已经谈了,既然末日是上天对罪恶和虚假的终结,那么它一定就与人的作为大大相关了。

从简单的因果关系不难看出这一点。监狱是为犯人设立的,没有罪犯,监狱就完全没有必要。

拿最近发生的澳洲大火来说吧,这场延时长达四个月之久的大火,暴露出太多的问题:政府的不作为和无知,极端环境保护主义者的偏执,等等,导致火情演变到失控的地步,在局部的地方,营造出人们想象中的末日景观,而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再看年初美国制造的这个对伊朗二号人物的斩首行动吧,可思考的方面更多。美国的霸道和伊朗的宗教偏执自不必说。谁也不曾想到,在伊朗发射导弹报复美国的其间,竟然有乌克兰的民航机被伊朗的导弹击落,176人因此瞬间丧生。

有人根据各种可循的蛛丝马迹,推测是被伊斯兰世界所包围的以色列,考虑到伊朗核设施的潜在威胁,为了自身的安全起见,借着伊朗报复美国的大好时机,在美国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两次袭击了伊朗的所有地面和地下核设施。而在第二次袭击时天已大亮,只好借助在伊朗起飞的民航机作掩护,再次侵入伊朗领空,对其核设施实施了第二轮打击,结果彻底打乱了由美国出面进一步震摄伊朗的计划。否则,无法想象伊朗会在这个节骨眼上,会出现导弹“误射”乌克兰民航机的愚蠢行径,而完后又主动出面承认。若不是那些给伊朗壮胆的核设施在其间受到重创,伊朗是不会那么快就伏下来的。

虽然我们不能明了所有的真相,但从现实发生的很多事情中可以看到,人间的末日与人的罪恶脱不了干系。这也许是很多人虽然不希望看到世界末日,但又无法相信人不会制造灾难,以致最终还是相信人会失控,以致走向死局吧。

但是我们要看到,人类已经活在主持续在圣灵里来的过程中,神也确实在冥冥之中掌控一切,调整一切,叫我们一面可以从负面的末日景观中吸取深刻教训,一面自愿主动地转向一个全新的时代,将未来的末日变成已来的今日,抓住当下的时光,修正自己过去的错误观点,以便自己可以在思想和行动层面,勇敢跨进下一个全新的更大的恩典时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