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吗哪 051

最后是“我生者次凶”。再以母亲生孩子作比喻吧,把婴儿生下来后,母亲自然元气大损,所以中国人才那样子重视为产妇做月子。无形之中生了一次孩子,就像打了一次仗一样,从身体消耗的角度而言,把之当作第二个级别的“凶”看待,并非没有道理。

但是,不管做母亲为着生孩子要付出多大的代价,几乎没有一个母亲会把它当作是与“凶”字挂钩的事。由此一来,我们就有必要就“生我者大吉”与“我生者次凶”两者之间的关系,进一步做一点探讨了。

实际上,地上有太多的人都是不喜欢生孩子的。因为“生”意味着承担责任,负重涉远,
也就是离不开“次凶”了。所以,你看到现在的年轻人,喜欢同居不喜欢结婚;愿意结婚不愿意生孩子;堕胎、避孕比比皆是。就是因为人越来越意识到,自己付不起“生”的代价,而只喜欢享受“接受”所带来的好处,不愿意为“给予”付出利他的代价。

如此一来我们就看到,人常常把来自接受的“喜欢”,与出自给予的“爱”混为一谈,因为不明白“喜欢”是要把得到的据为己有,而“爱”是一无所求的付出。难怪现在有那么多人在“爱情”上碰壁,就因为错把“爱情”当“喜剧”,就像把“快乐”当“喜乐”一样,听起来好像两个差不多,实际上却大不一样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